特别是晚喝了些酒,她现在浑身感觉不舒服,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身爬一样,那私密的地方更是痒难忍,搞的她有点心慌意乱,一只手不由自主顺着小腹滑到了下面……

  散席之后,尚庭松作为领导先走,刘先华和周衡阳紧随其后,到外面去结账,三人离开包厢后,一直醉得不醒人事的宋建国忽然坐起,冲着我使了个眼色,悄声的道:“小泉,我们也快走吧。”

  宋嘉琪撇了撇嘴,悻悻地道:“没用的,算能找到,我也会把她把带坏。”我微微一笑,半开玩笑地道:“嘉琪姐,看样子,你是铁了心要祸害我下半辈子。”“祸害你又怎么了,谁叫你是我弟弟呢!”宋嘉琪扬起俏脸,洋洋得意的说道。

  
目录

2年前·连载至332:大结局

安卓版体彩

版权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