曼联20-21赛季球衣

曼联20-21赛季球衣

伴音

本书由冀州市程祥翅片焊管厂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安卓版体彩

下拉阅读上一章

001:人俗武天

  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同事,大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。秦书凯的办公室总共坐着四个人,科长邱大姐,副科长陆长生,办事员王娟和秦书凯。

 “哈,现在我信了,你一点都不傻嘛,现在没事了,她过去了。”“说不定,她还在门口对着门缝看呢”张富贵不明白,他为什么这么怕兰兰。“呵呵,不会吧?看你这么小心,好,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衣服。”说着,她光着身子,回到库边穿她自己的衣服。张富贵看着她的饱满的大屁股,不禁伸手过去,拍了两下,要不是没有了津力,他一定还要再上她一回,那屁股看着都来劲。荷花嗔了他一下,“坏蛋,你弄了人家那么久,还要打人家。“张富贵呵呵地笑着,“嗯,弹性不错,象肉包一样。”荷花妩媚地冲他一笑,“今天不行了,明天吧,明天你再来,到时可别熊了哦?”“好的,我一定来。”张富贵心想,你当我傻啊,这么好的事,我能不来?荷花穿好了衣服,这才出去给张富贵拿了衣服进来,扔在了库上,“穿吧,这么大的太阳,你的衣服都晒干了。”张富贵一摸,“果然干了,那太好了,不用穿洗衣服回去了。”张富贵高兴着把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,穿罢,正要出去,这会荷花小心了起来,“你等等,我去门口帮你看看有没有人。”“好”荷花跨上几步,到院门中,眯起一只眼,就着门缝往外看,看了半晌,这才打开门,在门外瞧了一会,这才招呼张富贵出来。张富贵如刚从她家偷了东西一样,慌慌张张地跳了出来,张富贵临走时还恋恋不舍地看了看那**。荷花嘴角微微一笑,“还没看够啊,还走吧,让别人看到就不好了。”“嗯,姐,我走了,那小组长的事就拜托你了。”“嗯,快走吧。”说着,荷花走了进去,跟什么事都发生一样。张富贵看了看她的背影,这女人心里素质真不错,估计是偷了不少汉子吧!想到这,他一边走,一边暗暗鄙视这个赵国斌,平时仗着自己是村支书,对人吆五喝六地,没想到,被自己的老婆带了多少顶绿帽都不知道,想到这,张富贵心里就痛快,你牛,你牛个屁,老子连你老婆都上了,你有什么好牛的。张富贵越想越高兴,他傻笑了起来,不知不觉就走了一段路。冷不防一个轮轮的身子撞进了他怀里,中间还隔着一个婴儿。“兰兰?”张富贵一看,这不是兰兰是谁,他赶紧扶住了她的身子。兰兰脸上一红,退了一步,“大哥,你上哪了?”“我……,我刚从地里回来了啊?”一个人要是撒了一次谎,后面的谎就会越来越多,到后来就成了习惯,而张富贵就处于这样的过程中。“我抱着宝宝到地里去找你,也没看见你啊?”兰兰的眼睛怔怔地看着他。“你到地里找我?”张富贵一听,心里一暖,兰兰对他这么好,可是他都做了些什么?“是啊”“哦,以后不要到外面找了我,你抱着孩子,要是摔个跤什么的,不得让我心痛死?”张富贵责备着,实则是不想让她再问去了。兰兰被他说的心头一暖,这傻大哥,自从不结巴了后,连嘴巴也这么甜了,便不再他去了哪里,“饿了吧,快回去吃饭吧!”“好,让你受苦了,兰兰,你带着孩子,还要做饭。”张富贵有些过意不去。“没事”兰兰甜甜地笑着,“做饭本来就是女人的事,要不是有大哥,一个人把地里的活都做了,我还能天天呆在家?”张富贵傻笑了一下,她说的倒没错,地里的活都是他一人包了的,幸好,他力大手脚快,他一人就能顶两个劳动力。“没什么,走,我们回去吧!来,宝宝,给我,让我抱抱。”说着,他把锄头竖在墙根,便张开双臂,要接着孩子。“算了,他现在睡熟了,你没轻没重,别把他给弄醒了。”“哦,呵呵,那咱回家。““回家,呵呵”兰兰本来还在生他跟秀花母女俩的气,但听了张富贵一句暖话,气就全消了,何况她去过秀花家找他,他没在那,这让她很高兴。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回家去,他们并排地走着,哪象是一对伯媳,分明是一对夫妻。张富贵放下锄头,洗了洗手,坐到了餐桌上,而兰兰把宝宝放在了自己的库上,也进了厨房。张富贵拿着个空碗,揭开锅一看,锅里空空如也,“咦,兰兰,锅里的饭呢?”“咯咯”兰兰咯咯,声音如玉珠落瓷盘般清脆悦耳,但不语。张富贵的肚子咕咕叫,“兰兰,别玩了,我真的饿了。”兰兰的小嘴性感地呶了呶。张富贵朝她呶嘴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个竹筐,上面有稻草露出来,上面用旧棉袄给包了起来。张富贵用手指了指,“你是说,你饭放在那?”“嗯哼”兰兰站在那,甜甜地笑着,故作神秘,体态嫣然,清新动人,张富贵一下子看呆了,连自己肚子咕咕叫也忘了。兰兰见他发呆,她脸上一红,扑哧一笑,“还傻愣着干嘛?去看看”“哦。”张富贵这才晃过神来,走了过去,一看,张富贵就知道筐下面垫着稻草。他回过头来,疑惑地看了一下兰兰,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兰兰还是甜甜地笑着,“打开啊!”“哦”张富贵一个手,把旧棉袄一层层地剥开,里面居然包着一个砂锅,再揭开盖子一看,里面顿时往外冒着热气,饭菜香扑鼻而来,原来兰兰把饭菜都藏在这,上面是用盘子装着菜,下面就是香喷喷。见此情此景,张富贵的眼睛里湿润了,兰兰太有心了,包地这么结实,费这么多功夫,就是为了让他吃上热饭热菜,让张富贵又感动,又温暖。兰兰见他发着愣,赶紧拿了湿毛巾,“还愣着干嘛,趁热吃啊!”说着,兰兰的小手隔着毛巾把菜给端了出来,“快盛饭啊!”,一边说着,把那菜放在了餐桌上。张富贵哦了一声,迅速把眼泪给拭了去,找了把勺子盛起一大碗热腾腾的饭来,又把盖子盖了回来,就一屁股坐到了桌边。“真粗心。”兰兰责怪着,忙过去,又把棉袄给盖了上。张富贵坐在桌边,大口地吃着饭。兰兰则坐在对面,小手撑着她的俏脸,美目如秋水般看着他的吃相。张富贵吃饭就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,有力而快捷,男性魅力四射,兰兰看得入迷了。张富贵这才发现有双如火的眼睛看着他,他有些不好意思,可能他的皮有些厚,脸红也显示不出来,怔了一下,“兰,你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兰兰这才晃过神,俏脸通红,她忙把她撑着脸的手平放在了桌子上,慌张地说,“没……,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,你的头发和胡子是不是该理理了?瞧你,现在这副模样,都快赶上叫花了”“啊”听兰兰这么一说,他一楞,倒不是她的话让他吃惊,而是她说的话居然跟那**荷花也一样,奇怪,今天竟有两个女人叫他理发,今天什么日子?“嗯,看样子,这头发和胡子不理是不行了。”兰兰当然听不出他的潜台词,她抿嘴一笑,“这就对了,下午就去理吧!” 

  

001:人俗武天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-/-

曼联20-21赛季球衣
各种活动
加入书架
软件安卓下载
离线免费章节
收藏回复
自动订阅下一章
日志指导
书籍详情
优势演示
返回我的书架
安装说明
章节举报
客户端可靠
    是个什么鬼东西